第一百五一章 多事之秋

    国公爷失望的第百摇摇头:“小孙女,你错了,章多我从来就没有怪过你,第百casinoqueenil%F0%9F%94%9C%E3%80%90qc377.com%E3%80%91casinoqueenil%20%E5%B9%B4%E9%96%93%E8%B3%9E%E9%87%91%E7%B7%8F%E9%A1%8D%205%2C000%2C000%20USD%20casinoqueenil%E3%81%A9%E3%81%86%E3%81%A7%E3%81%99%E3%81%8B你能有今天这样的章多想法,是第百我们这些大人没有教好你,是章多我们的错,可是第百你想一想,如果不是章多你大哥拿来的解药,现在,第百你的章多祖父祖母还有你的姐姐,都已经命丧黄泉了,第百那个时候,章多你还找谁,第百来原谅你呢?”

    周玉烟跪在地上哇哇大哭,章多哭得声嘶力竭,第百她拉着祖父的衣襟,不肯松手,她真的后悔了,就算是她再恨周玉洁,她也没有想要她去死,casinoqueenil%F0%9F%94%9C%E3%80%90qc377.com%E3%80%91casinoqueenil%20%E5%B9%B4%E9%96%93%E8%B3%9E%E9%87%91%E7%B7%8F%E9%A1%8D%205%2C000%2C000%20USD%20casinoqueenil%E3%81%A9%E3%81%86%E3%81%A7%E3%81%99%E3%81%8B何况这里还有最疼爱自己的祖父和祖母呢?

    周天浩看见这种情形,也给父亲跪下来......

    周天浩对国公爷说:“子不教父之过,这件事情我也有责任,但是玉烟还小,现在,儿子要罚她去禁足,然后儿子会请一位教养嬷嬷来好好去教她,但是现在有一件重大的事儿,儿子要向你汇报......”

    周慕寒此时沉默的站在边上没有说话,对于妹妹今天闯下的大祸,他不知道该说什么?毕竟祖父祖母还有父亲都在身边,就是教训也轮不到他,所以,他只能沉默。

    要么说,清官都难断家务事呢,这件事放在外人身上,会有一百个解决和一万个惩罚的办法,可是放在自己至亲之人的身上,却难以抉择,看那从古至今,又有几个大义灭亲之辈呢?

    所以对于妹妹周玉烟,周慕寒深感无能为力,娇滴滴的女娃子,打她几鞭子,没准就命丧黄泉了。唉,算了,交给父亲去头疼吧!

    虽然看见国公爷现在身体还很虚弱,但是没有办法,周天浩还是在他的耳边悄声说了几句......

    国公爷的神色,马上凝重起来,他迅速翻身下床。让周慕寒将自己背去书房。

    周慕寒依然而行。稳稳的将祖父放到了背上,外面风有些大,侯爷将厚披风围在了国公爷的身上。

    很快到了书房。国公爷想了想,还是告诉周慕寒:“我和你父亲商量一下你妹妹的事,还有你母亲,这些事情你就不要再听了。平白的耗费精神,现在你去看看你的祖母还有玉洁吧。”

    周慕寒用疑问的眼神盯着祖父。想从里面看出些什么来,可惜,国公爷不动声色,周慕寒无奈辞别祖父和父亲后。离开了书房,却叫来了王一,暗暗吩咐了一番。

    回到后院花厅。康夫人已经将周玉洁移走了,李大夫跟随。周慕寒悄声问了杜太医用不用在开些药什么的。

    杜太医摇摇头:“余毒已经基本清除,每日吃些温补的药膳即可,我已经命人去熬药膳了,将军勿要担心,对了,将军,老朽有一事相求......”

    周慕寒看了杜太医一眼,心下了然,却还是说:“但说无妨!”

    杜太医有些不好意思的说:“老朽逾越了,可是实在忍不住,你那清毒药丸可否赠我一粒,我想研究下......”

    周慕寒缓缓的摇了摇头:“这药丸是在一次因缘巧合下得到的,赠药之人不允许我将这些药外流,老太医,真是对不住了......”

    杜太医只是很遗憾的点点头,本就没报什么希望,确实是这样,大凡能人异士,都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坚持,这种事情只能说是与自己有缘无缘了......

    却说侯爷扶着国公爷做了下来,回首将书房门关好,并告诉门卫的院内的护卫,不允许任何人来打扰。所谓

    周天浩将自己刚才在沈氏那里听到的故事,又重新给祖父讲了一遍......

    国公爷越听越惊悚,额头已经流下冷汗,周天浩拿来布巾想擦掉,国公爷挥手阻拦,猛的一拳捶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真是悔不当初啊,那时候就是因为沈氏的祖父,和自己有过命的交情,所以,当国公爷问沈老爷子死之前有什么愿望的时候,沈老爷子就求了这一件事,儿女亲事,本就是父母做主,所以当时的国公爷很爽快的就答应了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夫妻两个,并不恩爱,但是好在十几年下来,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,尤其大孙子是自己的骄傲,也是周家未来的希望,所以,爱屋及乌,对于沈氏的一些行为并不呵责,经常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尤其在顾芯语这件事情上,将沈氏和沈莲禁足,也就是最大的惩罚了,要不然杀了她们?那么沈氏那两子一女会如何?沈氏在恶毒,但她却是他们的亲生母亲......很多事情,都不是能凭着心情去决定的!

    但是现在万万没有想到啊,这里面竟有这么多的波折......也许还有阴谋,一场酝酿了近二十年的阴谋?

    国公爷的身上瞬间出了一身冷汗,手紧紧的攥着,手指的关节,咯嘣咯嘣的响着。

    他问周天浩:“沈氏和你说了没有,那个重臣是谁?还有,他们是怎么见面的?平日又是怎么联系的?......”

    周天浩摇摇头,低声说:“没有,我没有逼问出来,沈氏现在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,况且,她现在没有软肋,儿女死活与她无关,至于沈莲那更是个笑话,现在只有动刑了,这件事还是要秘密的进行,不能让周慕寒他们知道,真就是那句话,非我族类其心必异!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这两个人神色复杂,心情难以言表......

    国公爷此时已经冷静下来,这件事首先要给圣上递封密信,以防恶人先告状,正好两日后,大皇子一行就要启程回京都,想来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,只是圣心难测。但是别无他路,假如被那所谓的重臣告到御前,那后果不敢想象!

    国公爷问侯爷周天浩:“你说,这名重臣会是谁呢?”

    周天浩也摇摇头,却告诉父亲,这件事可以让二弟在京都私下打探一下,虽然时隔多年,但是总有蛛丝马迹!

    国公爷却说起了王丞相,也就是王皇后的父亲,当今二皇子的亲外祖父。

    那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,门生众多,党羽众多,可谓是周朝权势最滔天的,现在江南已经是他的势力范围,这老贼唯一插不上手的就是北方蓉城。

    父子二人相视片刻,国公爷沉重的叹口气:“假如真是这人,只怕他图谋的是......”(未完待续。)